穎原書屋

寧波中百不是下一個澤熙投資

寧波中百不是下一個澤熙投資

鋒靂 時浩 杜霽雷

從249元跌到236元,派能科技(688063)股價下行,寧波中百付出的2億投資出師不利,令本就捉襟見肘的大股東徐氏家族血上加霜。

停工参展 展宇、上纬Q4有压

私募徐翔雖然已經不在江湖,但徐氏家族在寧波中百的殘局還未收官。

口惑 小说

遇困难不慌张 4星座能冷静应对 很少出差错

離婚案焦點是罰沒款

2017年1月,徐翔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且被處以罰金110億元,沒收案件中違法所得約93.37億元。

捍衛者(Gate Keepers,地球守護者,地球保衛隊) 後藤圭二

總共,約203.37億元。

2019年起,徐翔妻子應瑩提出,離婚。

王必胜接指挥官 防疫专家:指挥中心另类降级

後來應瑩對媒體說了一筆賬:“除了沒收的徐翔的非法所得60億元,又陸陸續續劃扣60多億元,在財產執行立案後,大概又劃扣了十幾億,一共是140多億的資產,基本上全部是現金”。

她的訴求很簡單:“扣除非法的,就是合法的,合法部分中,至少一半是要分割給我的。”

140億,減掉60億之後,“至少一半”也得是人民幣40億元。這就是應瑩提出離婚的核心訴求之一。

但從監管的角度看,203.37億元的罰沒款,在已扣劃140多億後,還有60億元的缺口。

他生来就是我的攻

除了現金之外,徐氏家族持有的核心上市公司股權均已被凍結。

神仙朋友圈 小說

以寧波中百爲例,其中大股東是徐翔父親徐柏良與母親鄭素貞控制的西藏澤添投資,持有寧波中百15.78%的股權,爲第一大股東,鄭素貞之妹鄭素娥持有3.57%股份,徐翔的重要夥伴竺勇之父竺仁寶持有8.42%的股份。

寧波中百公告顯示,西藏澤添和竺仁寶持有的寧波中百股票,處在被司法凍結的狀態。與此類似,徐翔母親鄭素貞持有的大恆科技29.75%股權也仍處於凍結中。

60億的罰沒款差額面前,市場上所謂的“徐翔概念股”,實際都是徐氏家族相關股權等待司法處置的局面。

翻騰的寧波中百

在股權凍結和最終走向司法處置的中間,有一個漫長的空白期。而徐氏家族明顯依然能通過其所控制的董事席位,介入寧波中百、大恆科技的經營。

寧波中百是寧波的老牌上市公司,主營商品百貨、物業管理、倉儲、房地產等。2020年、2021年,寧波中百營收分別爲7.36億、8.33億元,淨利潤2250萬、3586萬。2022上半年,寧波中百營業收入低於4億元,同比下滑超過10%,但在利潤方面,公司同期淨利潤3.72億元,同比增長1238%。

世界先进去年营收、获利 同创新高

寧波中百的利潤飆升主要來源於超過3億元的預計負債衝回(對應利潤營業外支出)和現金紅利確認。

骑车3贴载孩连检举达人也挣扎 社畜爸叹:莫忘世上苦人多

2013年,寧波中百前實控人,董事長龔東昇私自挪用公司蓋章,爲其個人旗下公司和中建四局的相關協議提供擔保,寧波中百的多處資金賬戶和持有的西安銀行股份(合計5.4億元)被法院凍結。

「全民男友」放不下天后旧爱 IG悲吐:恐慌发作该打给谁

2021年9月,寧波中百與中建四局達成和解意向,雙方於2022年初正式簽署協議,協議內容顯示,除早前已被劃扣的1.78億元,剩餘部分將不再執行,預計負債的迴轉爲寧波中百增加了3.15億元的利潤來源。不過,在扣減相關項目後,2022上半年公司扣非淨利潤僅有2514.35萬元,同比下滑7.84%。

不畏黑暗寒冬 乌克兰犹太人庆祝光明节

主營業務收入連年下滑,寧波中百的資產總額也逐步縮水,目前在10億元打轉,屬於A股市場的小微公司。

但寧波中百近年開始集中資金, 2019年寧波中百貨幣資金合計只有5949萬元,,至2021年末達到2.32億元。

锋面来袭恐有强降雨势 东势处吁勿赴山区以维安全

2022年起,寧波中百將大量資金投向了股票定增市場,截至2022上半年,公司交易性金融資產達到1.94億元規模,在手貨幣資金由年初的2.32億元減少至1.04億元,其中大部分投向了定增市場,上半年累計投資收益1896萬元,另有公允價值變動收益額4388萬元。

2022年8月,寧波中百審議通過了出售801園區、楊善路倉庫及810號、科技大廈三項決議,其中801園區出售價7500萬元,楊善路出售價2300萬元,810號及科技大廈則分別作價2400萬元、1.12億元。截至2022年末,楊善路、科技大廈已完成過戶手續,801園區也與寧波瀟涵置業有限公司達成轉讓協議,隨着資產交割推進,寧波中百將擁有更多在手資金可用於經營投資。

一超 小說

定增背後,光環不再

寧波中百2022年的股票投資主要集中在兩家上市公司。

2022年3月29日,寧波中百以1億元現金方式認購譜尼測試(300887)180.8萬股,平均每股價格55.30元(徐翔家族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大恆科技同樣出資1.5億元認購271.25萬股)。

4月16日,寧波中百與科翔股份(300903)簽訂協議,以5000萬元人民幣認購公司定向發行的259.2萬股,平均每股價格19.29元。

從結果來看,寧波中百兩筆定增都賺到了錢。

2022年12月17日,寧波中百公告,公司於12月13-16日,以集中競價方式出售持有科翔股份的全部466.6萬股,佔其總股本的比例1.125%,相關成交均價約爲13.21元/股,累計交易金額6163.51萬元。按科翔股份定增價估算,寧波中百在該筆投資中盈利約1000萬元。

(2022.1-2022.2,科翔股份)

解决餐饮服务业缺工 劳动部云嘉南分署首推「中高龄人才实习计划」

與科翔股份類似的是,寧波中百以超過55元定增價入股譜尼測試後,截至目前其所持股份6個月的限售期已過,經歷了一輪10送8股後,寧波中百公告,今年1月13日-3月日,減持掉所持譜尼測試全部股票,交易盈利1414萬元,加上72.32萬元的現金分紅,稅前浮盈約爲1486萬元。

(2022.1-2022.3,譜尼測試)

巧合的是,兩次定增,寧波中百都是在2022年介入,隨之2-3個月之後,介入的公司啓動了10送8股的高送轉,而在事後走出了一定的上漲填權行情。這也是當初澤熙系的常規打法之一。

知名女作家华严病逝 享嵩寿100岁

但寧波中百今年定增介入的派能科技(688063)出師不利。

派能科技主營業務涉及的是近兩年最火熱的儲能業務,但股價行情已經有退燒的現象。

酸蒋万安发表政见请人代答 黄珊珊讽:若政策外包抄袭不可避免

派能科技股價從2022年8月的最高點512.31元,到當前的236.49元,經歷了一波長達半年的連環下跌浪。寧波中百今年參與定增的價格是每股249.25元,總出資約2億元,認購了約80.24萬股,目前浮虧已超過1000萬元。

而頻繁參與上市公司定增、涉足熱點後,寧波中百並沒有化爲熱點概念股,股價並沒有提振,目前處在階段性的低位10.50元左右。

私募教主的新劇本,似乎失去了點石成金的魔力。

退走的雅戈爾,進擊的太平鳥

寧波中百的控制權變化,並不是始於徐翔家族,也不會就此而止。

徐翔家族入股寧波中百,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彼時,寧波中百第一大股東八達集團因股權質押合同糾紛一案,其所持有上市公司15.69%的股權於2013年6月被法院凍結,當年11月,公司原董事長龔東昇因涉嫌虛報註冊資本罪被雲南省公安廳拘留。由於八達集團未能限期支付現金,相關股權被強制拍賣。

民众呛声陈时中惨遭拖离 柯P脱口酸一句 宅神接力呛爆

2014年1月,徐翔父親徐柏良實控的上海澤添以3.2億元接盤八達集團持有的工大首創(寧波中百原名)股權。此後,在當時第一大股東雅戈爾不斷減持下,上海澤添被動成爲公司第一大股東。

在徐翔一系正式掌握了寧波中百控制權後,2014-2016年,徐翔的澤熙系老部下趙憶波、嚴鵬、應飛軍先後加入寧波中百並擔任要職,其中,趙憶波是澤熙投資研究副總監,嚴鵬爲澤熙資產研究員,應飛軍是澤熙投資北京分公司副總經理。

2014年7月,曾任光大證券投資銀行上海三部副總經理,與徐翔關係密切的竺勇,其父竺仁寶花費2.27億元(平均12.02元/股)自公司第二大股東雅戈爾手中購買8.42%寧波中百股權。

国中小教职员第二阶段疫苗造册排除社团老师 校长忧恐成破口

所以可以說,徐翔家族拿下寧波中百的控制權,離不開雅戈爾的“主動減持”。

海纳百川》台湾人能包容阿富汗难民吗(王丽莎)

關於這筆股權轉讓事宜,有一些值得關注的細節。雅戈爾在上海澤添入主前一年多時間裡曾瘋狂增持工大首創股權。2011年11月,工大首創董事長龔東昇與大股東八達集團矛盾公開化,彼時雅戈爾僅持有4.54%上市公司股份,同年12月起,雅戈爾逐步增持公司股份,2013年10月,其持有份額來到15.80%,超過八達集團成爲工大首創第一大股東,在當年末,雅戈爾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股份進一步增長至18.53%。在上海澤添2014年獲得拍賣股份後,雅戈爾同年二季度起大幅減持工大首創股份,次月,將剩餘股份轉讓予竺仁寶。

《电脑设备》华硕人工智慧制造系统 携手供应链伙伴共赢

而這也不是雅戈爾與澤熙系的共同出現在一家上市公司名單。在金種子酒、東方鋯業等股票上,雅戈爾與澤熙系也曾共同會師。

徐翔家族對於寧波中百的控制並非一帆風順。徐翔被捕之後,2018年1月起,太平鳥大股東張江波兄弟利用多個賬戶組買入寧波中百,並構成5%舉牌,但並未履行披露事宜,同年4月,太平鳥向寧波中百發起要約收購,其旗下的鵬渤投資計劃收購寧波中百6202萬股(27.65%),若交易完成後,太平鳥將成爲寧波中百第一大股東。

太平鳥實控人張江波

中国停发短期签证 韩国外长:深感遗憾

對於太平鳥公開叫板,寧波中百臨時修改公司章程,增添了持有3%以上股東的持股時間必須連續超過270天才可提出議案、董事會成員連任必須超過2/3兩項決議。兩項議案直接堵死了太平鳥直接控制寧波中百董事席位進而獲取管理權的計劃,張江波也因未披露舉牌被證監會處以120萬元罰款。

最終,太平鳥的要約收購不了了之。但張江波並沒有退出。2022年第三季度末,張江波依然持有寧波中百2262萬股,佔到10.09%,爲僅次於徐翔家族的第二大股東。

作爲一個總資產不到10億級、賬上現金3億左右的小上市公司,寧波中百頻繁的參與定增、獲取千萬級投資收益,對大股東徐氏家族總市值3億元的股權拉動有限,從而對於背後幾十億的罰沒金額來說,簡直是杯水車薪。

《电脑设备》华硕人工智慧制造系统 携手供应链伙伴共赢

而隨着司法處置的推進,張江波家族的虎視眈眈,寧波中百的控制權也存在着重大不確定性。

Categories
金融新聞
Tags